家庭問題無家可歸 大學生竟不獲宿位

版主: 小魔女

家庭問題無家可歸 大學生竟不獲宿位

文章blue » 22 6月 2017 11:1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622/20065027
「好早我就知道同人講係冇用架,唔會有人幫到你架。」Jenny(化名)說。你快樂過生活,她拼命去生存,但如果連生存也成問題,談何生活?香港有些青少年因各種家庭困難,莫說好好讀書,連基本住屋都成問題。

Jenny,今年升讀大學三年級,但過去十年,她也過得很不快樂:「小時候,以為大姑媽才是我媽,去到小學一、二年班,意識到我還有一位哥哥和一個爸爸,所以一直與爸爸關係不太親。」Jenny的母親很早便離世,父親因經濟問題未能照顧一對子女,因此她自小要跟隨親戚生活。「大姑媽是很傳統的家長,管教很嚴,例如考試或者默書測驗拿不到一百分,就會『打到痴線』。」

家教嚴厲,令Jenny自小與藤條共存,就連兩位表姐也對她施以體罰。「因她們真的打得我很要緊,算是高壓教育,打就用藤條,有時會用其他東西,但又不是很明顯、很誇張的傷痕,過程是非常不開心。」有情緒問題的大姑媽、兩位嚴厲的表姐和不負責任的父親,導致Jenny的童年成長,留下一道道痛苦卻不著痕跡的陰影。

「我成日都問點解,但係我阿嫲成日都話,算啦忍下啦。」就是這一句話,Jenny啞忍了十年,「我只有『收收埋埋』,與其他人交流只會很表面,或者可以說沒有太多朋友,因為沒有『傾得埋』的朋友,老師更加不會理,我當時也不知道可以向社工反映,到了小三,我才向社工提及過,不過他亦沒有做任何事,直至升中四,大姑媽情緒病嚴重了,終於肯見醫生和社工,社工和我做家訪,才真正說出來。」

最後Jenny經社工轉介,兩年前搬入專為有家庭問題的少女而設的「延愛之家」,認識了負責人黃姑娘(黃晶瑩)。據黃姑娘解釋,女孩子一般可在「延愛」入住兩年,問題是部分人住到期限屆滿,仍無法覓得安身之所:「在延愛之家的女孩,完了兩年住宿,她們還是未有能力出外租劏房,或者公屋亦未能排到,我們也欠缺能力再幫她們下一步,這是我們面對的最大難題。」

而Jenny的遭遇又更為曲折:勤奮向學的她,中學畢業後先升讀大專院校,再順利銜接本地大學;滿以為入大學有宿舍可住,不料宿位安排又生變掛:「住了兩個學期,即一年,如果能夠住到畢業,或可儲夠錢再租屋住;但原來整個住宿制度,是對為生計奔波的人非常不友善,『我以為無屋企嘅人係優先住,但原來事實唔係』。」

結果入學首兩年,她要找大學輔導員協助,才勉強得到宿位。如今剩下兩個學年,能否再入宿仍是無知數,隨時未畢業已經要『瞓街』:「總之有一撻地方比我住,可以沖到涼,瞓到覺就夠架喇。」別人看來卑微的願望,但對像她這樣的無家女孩而言,卻異常奢侈。

談到面對無家女孩問題,黃姑娘認為除了政府應該正視,大眾亦可替她們稍為分憂:「或者你鄰居有年青人,正經歷家庭困難,日嘈夜嘈。大眾會不會都對年青人或者這些家庭,也多一點關心呢?若鄰舍支援多一點,其實未必需要很多社工;還有,是否所有東西都一定要到了某個情況就『外判』出去?就好像電影《一念無明》所說一樣。」
I am what I am, simply me!
頭像
blue
 
first 100 members (1) first 350 members (1) first 700 members (1) 1st anniversary (1)
Dragonboat Festival 2013 (1) xmas 2013 (1) Blogger (1) 2013 YMCA's supporter (1)
Thank you (1) Positive Power (1) Big Hug (1) blessing (1)
xmas2 (1) Sponsor (1)

16,019

鵝肝蝦餃組

Share this Topic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Digg Digg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回到 剪報貼